BigBarrr

心有肥龙 奈何鼻敏感

也许以后不会都像此刻这般爱你,
但此刻确是爱你。
生日快乐。

露中好魔性啊
我根本就没认真吃过
却总是会突然间沉迷

“让我再看你一眼。”

反正沒人知道我在寫什麼。

鹹魚考
鹹魚哥一開始大抵是不叫做鹹魚哥的。
江湖傳言他原來姓余,是山東老家鬧饑荒的時候走反了方向,沒走成西口反倒下了南洋,在香港這塊鬼佬的皮蘚上歇了腳。
此人在香港語言不通,卻仍幹起了算命包打聽的老行當。在莊士敦道招搖撞騙被差人抓住打了機會后,此人便當了傳家寶,在廟街後面開了家魚擋,暗地里做起了倒賣信息的生意。
十來年間,此人也混成了地方一位“哥”。
至於鹹魚這名,是因為此人一向歪斜仿佛一口吃了八兩大煙,且來向他討消息的黑白灰三道人馬,總要買上他鮮魚檔口掛著的油腥鹹魚。
據言此人還和店裡鮮靈的那個後生仔有些不足以外人道的醃攢事,所以“鹹魚”也似是“鹹濕”的謬傳。

一句兄弟 够了
三十而立 新年双庆
愿你们前路
平安康健 畅顺圆满

奧迪太陰險了
鞍山小馬過於英俊了

教師間的陰暗交易

反正沒有人知道我在寫什麼。

菇的文的18R垃圾同人
gong an大學fan zui學講師/人類學系副教授
周圍/余旦(碼太薄了!)
年齡差and勤學程度導致了余旦成了副教授
but周圍還掙扎在博士後轉正中。
職稱評定害人啊!
    
       

         周圍附身摘下那副細黑邊圓框眼鏡的時候,腦中劃過那群小女學生在余教授走過後的悄悄嘀咕:

       “和你們講,余教授真是典型的雙子座!別看他戴上眼鏡講課那麼成熟穩重的,脫下眼鏡打籃球的時候可鬧了!滿場跑給人助攻!長手長腳的跑起來可帥了……”

         周圍惡狠狠地得意了一番,那些只能從假睫毛和厚鏡框後面小心翼翼地把視線黏在余教授背後的孩兒們永遠只能看見余教授最外的一面。

         他們能熟記余教授那無數件柔軟溫暖的毛衣的花色 款式,卻永遠無法窺見毛衣下修長緊緻的核兒;
         他們能趁走神描畫下余教授手上的經絡於線條,卻永遠無法得知余教授大腿內側軟肉的觸感;
          他們能津津樂道余教授長於助攻的優雅球路,卻永遠無法參透余教授在急不可耐時會用哪邊膝蓋蹭上對方的腰;
         他們能知道余教授在聽學生回答問題時會用那雙鹿眼懇切地盯著,能知道余教授偶爾在校道下騎車時喜歡雙手脫把笑得露出兔板牙,卻永遠擁有余教授羞赧嗔怒渙散迷亂的鮮活。

        余教授內裡的一面,只有他持有准入證明。

        周圍愈發肆無忌憚起來,拱著余教授濕漉漉的脖颈,上身行幼犬般憨實,下身行窮凶極惡。

        “教授、余教授……”周圍撕咬著余教授整天被樓下老太太們誇讚“福相”的圓潤的飽滿的耳垂。

        “唉、唉、瞎叫什麼……”可憐的余教授累極了,他完全失去了平常的伶俐,話也說不利索了。

         “叫您余教授呀,學校裡的小孩兒們不都這麼叫嗎”周圍湊到余教授另一邊耳朵邊輕輕地說,滿意地看到余教授另一邊的脖頸也通紅起來,耳朵上的絨毛顫巍巍地紛紛起立。

         “那你還,還和小孩兒一樣…”余教授扯出漫不經心的嘲笑來,帶著筆繭於墨水痕跡的汗濕的雙手摟住周圍的肩,沿著他後頸肌肉紋路一點點向上,摩挲他腦後剃青的硬扎扎的頭皮,進而有一下沒一下地揪著周圍續了好幾個月的小辮兒。

         周圍被余教授哄小孩一樣的動作惹惱了,他驟然停下來,把此刻濕漉漉,軟綿綿的余教授翻跪起來,再把自己覆上去。

         他的犬齒伴隨著自己的節奏一下一下刮著余教授的耳廓,帶著鹹味蒸騰的水汽混合他的唾液又落回余教授的皮膚上。

        “小孩能和您幹這事嗎,嗯?余教授?”

         這回余教授回不了嘴了,他被喜歡記仇的周講師衝撞的有些反胃。他死死攥緊不堪入目的床單,大腦所有的空間除了用於壓抑自己的聲響以外都用在抽搐 收縮和發射上。在一片大腦血管中血液奔騰的呼嘯中,他能感受到的只剩發虛的大腿和仍然堅硬的周圍。

         周圍雙手卡著余教授輕顫的胯最後重重活動幾下后抽出自己,惡趣味地讓自己滴落在余教授韌帶繃緊的膝窩里,匯成小小微涼的一泊。

        周圍直起身來喘著氣,膝蓋頂了頂攤在床上饕足地瞇眼養神,看樣子打算直接睡過去的余教授,惡作劇般再次問道:

        “怎樣,余教授,那些小孩能讓您這麼快活不?”

         余教授賞臉撐起身子扭頭瞪了他一眼,但裹在艷紅眼瞼朦朧汗淚中的眼刀並無任何殺傷力,這一舉反倒讓他通紅的臉和胸腹暴露出來:

        熟透了。

2018。

吃了太多砂糖橘有点胡言乱语
往事不要再提 人生已多风雨
就把过去烂透的一年里的伤刻进骨髓

站在2018的前哨还怀念2008的美好实属无用
就再勉励自己一下吧
保持呼吸 不要断气
“不为日子皱眉头 只为吻你才低头”

再祝愿我的家人们身体健康
朋友们各有锦绣前程
祝愿我欣赏的人能得偿所愿
也祝愿我的太阳们能更酣畅地赛场拼搏

#slo 6 in guangzhou#
心 ,快乐
回坑,爽
又鸟月力老师, 亲爆
@又鸟月力
爱死您了
公路au拿在手上更加好了
我爱膀子疤脸糖葫芦儿!!!
这种冲出画面的飒
希望把车门焊死往城市边缘开!!!

马小龙你好哇!!!